<dl id="ouhyn"></dl>

    1. <dl id="ouhyn"></dl>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总裁小说
      深情妻许:陆先生,请接招

      深情妻许:陆先生,请接招

      • 类型:总裁小说
      • 应用大小:15M
      • 更新:2018/02/06
      免费下载
     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      小说介绍

      深情妻许:陆先生,请接招简介:

      童安南用了十年的时间来爱白阳,却寒了自己的一颗心;

      陆惊鸣花了十年来捂暖她的爱情,收获了一生的幸福。

      童安南在得知这个消息时,她咬着唇问道:“呆子,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放弃吗?”

      陆惊鸣凑在童安南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......

      童安南满脸绯红,又满是感动,谁说自己的男人是个不懂情 趣的?要她说,她的男人说得了情话、撩得了女人,不过这仅对她一人。

      深情妻许:陆先生,请接招

      深情妻许:陆先生,请接招最新?#38470;冢?/h3>

        悠长而昏暗的走廊,静谧且诡异,高跟鞋在走廊里哒哒作响,清晰可闻。

        高跟鞋停在一间vip病房门前,房门被人推开。这间偌大的病?#24656;?#20165;有一张病床,周围没有任何人守着。

        一名女子躺在病床之上,若不是那微有白雾的呼吸器,和上下有些起伏的胸.脯,几乎让人误以为床上是具尸体。

        女子暴露在外的皮肤近乎透明,还带着点点铁青色。清秀的脸上一片死灰,看不到丝毫生气。

        不过外表看来,女子倒是个美人,素雅且又干净,即使是将死之人,也有着浅浅韵味。

        金铃儿踩着高跟鞋走到病床旁边,看着病床上双目紧闭的人,轻蔑地一笑。

        “童安南,别以为躺在这儿就万事大吉了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你的父亲为了?#25991;?#30340;病,将你们家唯一的店面给抵押出去了。你说......这是不是个好消息,啊?呵呵!”

        病床上的人手指微动,正说得兴头上的金铃儿并没有注意到。

        金铃儿看着那张一直温婉动?#35828;?#33080;,即使在病床上也是惹人喜爱,心生嫉妒,伸出尖利的指甲划上那张脸,直到白皙的脸上出现一道血痕,金铃儿才收了手。

        “哼,你长得再温婉有?#35009;?#29992;,你的丈夫还不是一心在?#30097;?#19978;!”

        童安南自发生车祸之后,一直昏迷不醒,直到金铃儿进了病房,她的意识才渐渐?#25351;矗?#30529;开眸子,森冷地盯着金铃儿,脸上新添的伤还火辣辣地疼。

        “金铃儿,看来你还是没有长教训,出去!不然?#19968;?#35753;你再一次感受生不如死。”

        睁开眼见到的第一人就是金铃儿,让童安南心理膈应,眸中的冷芒也越加锋利。

        金铃儿,是与她争了五年的白阳的女人,她曾经设计让金铃儿差些翻不了身,可是最后金铃儿却被白阳护住了,至今还留在白阳身边。

        金铃儿被童安南的目光镇住。

        过了一会儿,反应过来的金铃儿扯下童安南的手,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目光吓住,她不禁?#25307;?#25104;怒。

        “童安南!你以为你现在能有?#35009;?#36164;格说这话,躺在这的是你不是我。”?#24352;?#19981;过片刻,金铃儿便换上一个笑容,“今天我来,可是给你带来了一些好消息。”

        童安南冷眼看着一切,默不作声,她倒要看?#21767;?#38083;儿能说出?#35009;?#28040;息来。

        金铃儿说得有些唇干舌燥,握着发痛的手,转身走向旁边的饮水机,给自己倒了杯水,沾了沾唇便嫌弃地扔进了垃圾?#21834;?/p>

        金铃儿回到床边,想到那些消息就有些得意,弯下身子靠近童安南:“你可知道你躺在这不是个意外,告诉你,那都是你的好丈夫白阳在后面指使的。还?#24515;?#30340;医药费也是你父亲一人承担,白家没有出一丝一毫。”

        童安南知?#38647;?#24049;出事并不简单,可没想到白阳竟然会在后面下手,难怪她在医院这么久都没有见到白阳,坚持了十年的爱意在这一刻显得那?#24202;?#30333;无力。

        但面对着金铃儿,她不得不保持平静。

        见童安南的反应不是很大,金铃儿觉得不满足,站起来看着童安南,声音拔高了些。

        “童安南,看在这么多年相识的份上,?#20197;?#21578;诉你一个消息,你父亲如今下落不明,连尸身估计也找不到了。这、你应该不知道吧?”

        父亲下落不明?

        是谁干的?

        童安南猛然睁大双眼,目光充满危险,泛着森森的戾气,手死?#38647;?#20303;身下的被单。

        “你再说一遍?”急促的声音尖而利。

        金铃儿似乎被童安南的样子逗乐了,笑得越甚:“呵呵,我说你父亲可能尸骨都找不到了,你知道是谁做的吗,都是白阳做的,他说——没有用的人留着做?#35009;礎!?/p>

        白阳!?#36136;?#30333;阳!

        花十年来爱的男?#35828;?#22836;来竟是杀她全家、害她永无宁日的刽子手,可恨自己发现得太晚了!

        童安南看着笑得得意的金铃儿,恨意?#32495;?#27700;般席卷而来,吞灭了她所有的理智。

        猛然起身将金铃儿?#35828;?#22312;床上,死死地扼住金铃儿的脖子:“你们都不是?#35009;?#22909;东西,既然要死,我要你一起陪葬!”

        金铃儿的脸被掐得涨得通红,眼睛?#37096;?#22987;往上翻,童安南恨不得身下的人是白阳,只是没过多久,她背后传来痛感,双手顿时失去力气渐渐放开了身下的人。

        “咳咳、咳咳......你个疯子,疯子!”金铃儿得到释放后,立即离病床有十?#33258;叮?#25163;中的包上铆钉十分显眼,上面还有点点血迹,可想下手的人用了多大力气。

        童安南被砸得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气力,软软倒在床上,粗喘着气,狠狠盯着金铃儿。

        她本就身体不济,方才为了掐死金铃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此刻她能清晰地感受到生命在逐渐流失。

        想着十年里为白阳付出所有的真心,到头来却让自己家破人亡,临死前还要受到一生宿敌的嘲讽。

        童安南的眼里含了满满的恨意:“你们、都不得好死!谋我性命、害我家亡,白阳,枉我爱了你十年,你竟害我到如?#35828;?#27493;,我诅咒你永远得不到你想要的,永远——”

        最后一个字落下,尖利的声音在病房显得?#22238;#?#31461;安南的双眼也随之失去了色彩,睁大的双眼让金铃儿顿住移不动步子。

        病房外平白无故响起一声惊雷,金铃儿也从童安南的目光中惊醒,看了眼毫无生气的人:“真是晦气!不过好在你终于死了。”

        说完,金铃儿开心地从包里拿出手机,边向外走边打电话:?#25300;梗?#30333;哥,童安南死了,你让我做的事我做了,你答应我的事可不要忘了哦.......”

        某处的陆惊鸣心头颤了颤,突然从手中的案件中抬起头来,似乎想到?#35009;矗?#36825;时手边的电话适时地响了。

        心中不安的预感越加强烈,电话那边传来?#21335;?#24687;坐实了心中的不安。

        陆惊鸣慌乱地挂断电话,来不及去车库取车,在?#25918;?#25318;下出租?#25269;?#22868;临?#19988;?#38498;。

        一踏进病房,陆惊鸣就听见冰冷的声音传来。

        “童安南,女,26岁,于2017年7月13?#26049;?#19978;12:00:00死亡......”

        ?#26263;?#31561;!”陆惊鸣大喝一声,让病房里的几人都回过头来。

        陆惊鸣疾步走到病床旁,白布还没有完全盖上,童安南的脸映在他眼中,他极力稳住惊慌的心,对几?#35828;潰骸?#25105;想最后和她说说话,可不可以?”

        病房处理尸体的护士们见陆惊鸣脸色不好,几人了然地点点头,叮嘱了几句后都退出了病房。

        病?#24656;?#20013;只剩下两人,陆惊鸣将白布缓缓拉开放在一旁,坐在床沿握住了那只瘦弱冰冷的手。

        在?#30340;?#21521;来有铁嘴、逻辑之神之称的人此时脑子一片混乱。

        他干涩地开口:“你... ...你怎?#27492;?#20102;,你怎么能死,为?#35009;?#19981;能再等等?”

        将近而立之年的陆惊鸣此时就像一个迷途中的小孩,想对着心爱之人表达爱意,却言语匮乏无从表达。

        病床之人没有任?#20301;?#24212;,陆惊鸣痴痴看着那张毫无生气的脸,时至如今,他才敢?#20808;险?#30495;地打量佳人。

        平日里他都是看着床头那张唯一?#21335;?#29255;,相片上童安南扎着高高的马?#33046;瑁?#24039;笑倩兮望着某处。

        那张脸没有一寸是陆惊鸣不熟悉的,就连童安南耳垂之上有颗小痣他都清楚,然而此时佳人却是永远地闭上了双眼。

        他的手颤抖地抚上佳?#35828;?#33080;颊:?#30333;阅?#21313;六岁那年我就?#38405;?#19968;见钟情,可是你却?#19981;?#19978;了那个?#19968;鎩?#20320;说白阳有?#35009;?#22909;的,空长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,私下不知做了多?#20556;?#19981;得?#35828;?#20107;,若不是顾忌你,?#20197;?#23601;让他翻不了身。”

        “你说你的魅力怎么这么大,都十年了,我却一直不想放手。你就不想看看这个一直不愿放手的?#20498;?#26159;谁吗?”低声的呢喃像是情人间的情话,满是温柔。

        不甘心没有任何的回应,陆惊鸣生气地扶起毫无生气的童安南,大力摇晃着。

        “你给我醒醒!醒醒啊!”

        可是童安南早已死了,又怎是他摇就能醒来的?

        最后,陆惊鸣泄气地将童安南抱入?#25345;小?/p>

        “是不是因为我没有找到童叔,所?#38405;?#19981;?#24863;?#36807;来?”

        低沉?#30097;?#21713;的声音中,满满的都是自责。男人坚毅的脸庞划过两道泪水,?#28201;?#22312;童安南的手背,最后隐入白色的床单上,留下一个浅浅的印记。

        许久,陆惊鸣没有再说话,只是痴了一般抱着童安南,直到医院的人进来催促,他才在童安南的嘴角缓缓印了个吻。

        “南南,你等着,?#20219;?#23558;害你的人都绳之以法后,我就去寻你,下一世我不会再放开你了。”

        这句话是陆惊鸣的承?#25285;?#20063;是陆惊鸣唯一敢当着童安南的面,亲切地唤着她的小名,那熟悉的称呼?#36335;?#35828;过千万遍。

      阅读全文
      相关小说
      关注一下,阅读全文
      X

      使用APP?#31361;?#31471;阅读小说

      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。建议大家下载?#31361;?#31471;阅读小说!

      X
      • APP阅读小说
      •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
      •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
      • 免费全本小说阅读
      安卓版下载

      手机扫描下载

      ?#36824;?#29256;下载

      手机扫描下载

      五分彩开奖号码
      <dl id="ouhyn"></dl>

      1. <dl id="ouhyn"></dl>
        <dl id="ouhyn"></dl>

        1. <dl id="ouhyn"></dl>